民声有约 特色专题 直播泉州 读报 美食 健康 文旅 报料 视频 图片 创客 V R 县区



您的位置: 泉州网>泉州新闻
2019-05-22 10:38:46 来源:泉州网
借“夏禹治水”的典故,寄“平定水患”的愿景,取名为“平水庙”。

  巷 | 遇 | 档 | 案

平水庙

  地理位置

  泉州市鲤城区平水庙

  所属社区

  泉州市开元街道开元社区

平水庙

  平水庙位于鲤城区开元街道开元社区,东起裴巷,西抵静园附近。以前的平水庙,就是这200余米的小巷,如今范围扩大,包括连接新华北路的一段,全长已有700余米。

  A 地名由来

  平水庙位于小山的山脊之上,为泉州古城内制高点之一,也是古代军营驻扎处。旧时每遇洪水,泉州半城即为泽国,城北几处小山就是避水高地。唐代兴建开元寺,便选择在这小山南坡,古人在此修建一座供奉禹王的庙宇,借“夏禹治水”的典故,寄寓“平定水患”的愿景,取名“平水庙”,庙宇所在地便以“平水庙”命名。

  B 巷子看点

平水庙

  平水庙旧时在古城西北角小山之上,有许多有意思的地方。供奉禹王的平水庙不远处,曾有一座供奉雷神的小庙,名为“雷公厅”,二者都与水患有关。“雷公厅”是当年泉州城内有组织的乞丐聚集之地,留下许多有趣的俗语和歇后语。平水庙巷底还曾有一座供奉观音菩萨的“莲心庵”,庵中有婆罗门教的主神毗湿纽佛像,横匾“大乘莲心”为洪承畴亲弟洪承畯所书。在民间传说中,“大乘莲心”的繁写和谐音,似“大无良心”,用来讽刺其兄投清之举。平水庙还有陈仲瑾故居、古城内罕见的井中井……泉州古城的地理人文、爱国情怀、海丝文化,均在这里留下痕迹。

  平水庙26号

  陈仲瑾故居:

  父兄子弟灿星华

平水庙

  在2019年央视《记住乡愁》节目中, 82岁的东南大学原校长陈笃信受邀回乡录制节目,他就是来自名人辈出的平水庙陈氏一族。陈氏最早居于河南颍川,因避北宋末年金兵之患,迁至福建金门岛浯洲阳翟,清代迁至平水庙。

平水庙

  故居保护完好,进门即可看到三块牌匾,均为陈氏家族在科举考试中取得的荣誉。

平水庙

  “经元”来自陈师海,他为道光丙午年(1846年)福建乡试第四名,后因抗流寇有功,受封“钦赐四品衔朝议大夫”;“明经”来自陈师温,他是咸丰丁巳年(1857年)贡生第一名;“文魁”则来自陈仲谨,光绪壬寅年(1902年)乡试第二十五名。

  陈仲瑾(1879年-1963年),名砥修,字仲瑾,号缙玙,父亲陈伯华为光绪初年秀才。陈仲瑾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中秀才,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中举人,1906年加入孙中山创立的同盟会,1926年任晋江县商会会长,创办西隅小学、西隅中学和西隅师范学校,任董事长。

  新中国成立后,陈仲瑾仍然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历任晋江专区土改委员会委员、福建省文史馆馆员、政协泉州市第一、二、三届委员会常务委员,并担任泉州花桥善举公所董事长。

平水庙

  故居内有书香门第的特色,厅内两侧有两幅对联,为陈仲瑾的伯父陈师温(1809年-1873年)所书。其中一联为:先人有志诗书,尝言稽古于公,门兴驷马;洪范兼言福寿,要知能遵王道,家用平康。上联说的是陈氏第七代祖先陈鹏程(1755年-1825年),为县衙书吏,他有志向培养子孙读书,曾在史书中读到汉代同样有一个衙门的书吏,名为于公,与自己的身份相同,一生行善,教育后代,后来儿子于定国成为西汉丞相。下联说的是《尚书》中《洪范》篇谈到福寿,说要遵循王道,家庭便会平安康乐。这里有不卑不亢,坚信读书行善,便能人才频出、家业兴旺的良好家训。

平水庙

  另一联为:“胜地纪联魁,里有公评,品学文章高月旦;居家传聚德,天开瑞应,父兄子弟灿星华”,说的是在联魁这个地方,邻里街坊均说陈氏人品、学问好,高于日月,家族人才多,如繁星灿烂。下联“聚德”来自陈氏堂号“聚德星”。

平水庙

  陈仲瑾次子陈泗东(1924年-1994年),字延颖,号幸园,暨南大学毕业,天资聪颖,四五岁即能识文断字,有“神童”之称,加之书香门第的熏陶,治学谨严,对文史地理、人物风貌、诗词歌赋研究极深,在文史界素有“泉州通,陈泗东”的雅号。著有70万字的《幸园笔耕录》一书,是开拓“泉州学”的重要里程碑。在人才济济的泉州学界,被推选为泉州历史研究会会长、泉州市文管会主任、刺桐吟社首届社长等,晚年写下洋洋千言,首倡重修威远楼,千年胜迹威远楼得以重现中山北路。

平水庙

  陈泗东三子陈笃恒(右),生于1957年,与祖父、父亲一样,曾任泉州市政协委员,曾力推“小黄人”公共自行车,方便市民出行。他收集、整理陈泗东先生的大量信函、手稿。他回忆说,陈泗东1944年考入暨南大学,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积极参加“反饥饿、反内战”斗争。因不满美军暴行,1947年1月4日,他愤而在上海《文汇报》发表《致蒋介石的公开信》战斗檄文。1947年5月,被选为上海市学生联合会代表,前往南京参加“5·20”抗议活动。

平水庙

  陈泗东对史学有深刻见解,在干校期间,对当时轰动世界的马王堆汉墓考古发表研究意见,获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的回信。

平水庙

  这是陈泗东先生当年关于重建泉州谯楼(威远楼)的设计构想。凭借深厚的文史功底,陈泗东对威远楼的外形、细节、作用等有精确的建议,如“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谯楼是泉州的谯楼,不是皇宫的门楼,必须加以区别”等等。

平水庙

  上世纪80年代,泉州每年元宵佳节在开元寺准提禅林(小开元)内举行春灯诗会,为泉州文史界盛会,文人墨客吟诗作画,非常风雅。这是1982年元宵,陈泗东(中)与著名画家李硕卿(左)合作,题诗作画。

平水庙

  1982年元宵节创作的这幅圆月红梅图,不仅由陈泗东题诗、李硕卿作画,还有著名书法家虞愚的题字。

平水庙

  陈笃恒与厦大中文系毕业的妻子李芬成婚时,陈泗东撰联一副,并请好友虞愚书写:“笃爱而投瓜报李,恒情以种桂生芬”。联首嵌入儿子的名字,联尾嵌入儿媳的名字,文意自然熨帖,还有期待爱情美满的良好祝愿,令人叹服。

  陈氏家族出过许多影响深远的人物,如陈仲瑾长子陈泗传,毕业于厦门大学。其子陈笃信生于1937年,曾任东南大学校长,也是“一条西街走出的四位著名大学校长”之一。

  陈仲瑾女儿陈碧玉,出生于1920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数理系,改革开放初,厦门被选为创办一所外语学校的试点城市,已从厦门市教育局副局长职位离休的陈碧玉投入此事中,创办了福建省重点中学厦门外国语学校。

  陈氏中陈仲佐次子陈清泉,字延川,生于192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曾任光明日报出版社社长。其长子陈小川,生于1952年,为中国青年报党组书记、总编辑,还是央视特约评论员,以评论犀利、幽默风趣为观众喜闻乐见。

  陈氏一族中,仅陈仲瑾一脉三代内就有10多个教授、博导,涵盖化学、数理、无线电、建筑等多个科学领域,不得不令人感叹良好的家风家训带来的深远影响。

平水庙

  陈家有一棵百余年的朴树,在3米处中空,丝毫不影响整棵树的繁茂,反而增添不少古拙顽强的味道。

  平水庙23号

  静园:

  近百春秋谱华章

平水庙

  平水庙23号是泉州市弘一大师学术研究会会长陈珍珍居士的住所。陈珍珍出生于1920年,今年99岁,曾在培英女中、集美学校就读,后任西隅小学、培英女中教师,又任中国佛教协会理事、福建省及泉州佛教协会副会长,曾连任三届泉州人大常委会委员,创办泉州佛学苑,并主持《弘一大师全集》出版。

平水庙

  陈珍珍居士(中)与弘一法师孙女(右二、左二)合影留念。

  陈珍珍居士的父亲陈仲佐(1889年-1960年),年轻时在新加坡、印度等地谋生,后在菲律宾任高级职员,1926年回国自营商业。妻子是留府埕贡生王为玉之女,为大家闺秀。

  祖父陈伯辅(1864年-1937年),早年在南洋谋生,以文才闻名新加坡,为“华侨三支笔”之一。

  弟弟陈清泉,是光明日报社高级编辑,曾任光明日报出版社社长,门前的“静园”二字便是当年修盖新厝时题写。

  据陈珍珍侄女陈笃聪回忆,陈珍珍14岁那年就读于培英女中,一次班主任带学生去拜见弘一法师,陈珍珍获赠一本佛经,深为欣喜。这一天被陈珍珍称为“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因此与佛结缘。1938年,她在永春普济寺再次受教于弘一法师,从此专研佛理,终身不嫁。

平水庙

  陈氏祖宅在26号,后来家族繁衍,在23号购地置宅,所以陈家称23号为新厝。

平水庙

  静园中有一座两层小楼,二层上有“辅佐楼”三字。此楼于1952年兴建,1987年重修,落款是“陈清泉”。“辅佐”二字,于“陈伯辅”“陈仲佐”各取一字,刚好组成“辅佐”一词。

平水庙

  二楼大厅两侧是陈珍珍祖父陈伯辅70岁寿辰时,泉州名流集体赠送的寿屏。从落款可以看出,祝寿骈文由来自金鱼巷的清末进士吴增撰写,并由紫云黄氏的清末“拔元”黄毓清书写,二人均谦称“愚侄”。

平水庙

  陈珍珍几年前搬到南安长住,这是她的书房兼卧室,旁边还有一室,放满书籍。谁能想到,学问极为精深的佛学大家,就在这样简朴的环境中治学和休息。陈笃聪介绍说,姑姑生活非常节俭。上世纪80年代,她往返国内和新加坡、菲律宾等地,筹措60万元巨款,主持出版《弘一大师全集》,多年积累下来的,如今就是一箱箱她喜爱的书籍。

平水庙

  书柜中有陈珍珍主持出版的《弘一大师全集》,该书分八大卷十册,共收录弘一法师各时期珍贵的历史照片100多幅,约1400万字,为弘一大师文集中规模最大、篇幅最多、收集最全的一部。

  平水庙1-2号

  培元培英两校旧址:

  西式教育开先河

平水庙

  平水庙1号和对面的2号,如今都是泉州幼儿师范学校附属幼儿园。据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史馆黄方主任介绍,百余年前这里是闻名遐迩的培英女校、培元中学、养正小学的校址。

  晚清时期,中国新式女子教育开始兴起。1890年,英国长老会传教士礼荷莲在泉州创建培英女校。黄方介绍,初办时校址设在西街驿内埕(现影剧院近邻),1903年迁到平水庙1号。培英女子学校初办时,从晋江、南安、安溪、永春等地招来一批女生,旅费由学校提供,家境贫寒的学生还可全免或半免学费。1904年,长老会派传教士安礼逊博士来泉州,在平水庙北侧创办养正学校,后改名培元学校。初办时只有小学,后来发展到初、高中均设置。1916年,中学部(培元中学)向西迁往新华北路花棚下,而平水庙校址大部分移交给培英女校,小部分仍作为小学部的办学用房。

平水庙

  1894年培英女校的创办人礼荷莲(左三手拿雨伞者)。

  培英和培元两所学校均为英国基督教长老会创办的教会学校,开启近代泉州西方基础教育的先河。

  两所学校的发展轨迹相似,都是从初办时只有小学,逐渐发展成具有初中和高中的完全中学。而培元中学甚至还设置过大学预科。1916年,培元中学校长开始由华人担任,首任校长为许锡安;而培英女校的首任华人校长是1925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王淑僖(王校长也有可能是泉州首位女大学生)。

  1952年,人民政府先后接管这两所学校,培英女校改名并升格为泉州女子师范学校(中专);1955年改名为泉州幼儿师范学校,此后校名又几经更改。2011年,经教育部批准,学校升格为泉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接办后,培元中学改名泉州第二中学,此后又几经更名,1979年恢复原校名培元中学。

平水庙

  1895年,在驿内埕办学的培英女校学生在用餐。

平水庙

  1928年,已迁往花棚下的培元中学泗水楼。

平水庙

  经泉州文史作家蔡永怀先生介绍,我们来到泉州市区王惠玑老人家里。王惠玑生于1924年,今年95岁,神采奕奕,性格开朗。她老家在泉州南安,父亲名为王奕万,家里并不富裕。当时妇女解放思想开始普及,家里就让王惠玑来培英女校就读,后来又到泉州第一所高校国立海疆学校就读。在学生时代,她和后来的丈夫一起参加革命,一辈子都奉献给革命事业。

平水庙

  这是王惠玑珍藏的一张1944年的毕业照,她站在二排左二的位置。老师们则都站在后排,其中高个子的外国女老师,王惠玑记得当年师生们都亲切地称她为“陈姑娘”。

  这张照片还有一个有趣的细节,女生们都打着赤脚。作为西式教育的教会学校,怎么会出现打赤脚拍毕业照的情况?王惠玑说,这是由于班上有个别女同学家境贫困,买不起鞋,只能赤脚上学。为了不让穿不起鞋的同学尴尬,大家拍照时索性集体打起了赤脚。不难看出当年平等友爱的精神,切切实实地影响到培英女校的女生。

  王惠玑回忆说,那时母亲每年会养一头猪,到了开学的时候,就把猪卖了,作为学费和校服费用。虽然是教会学校,她并不信教,学校这方面管得并不严,让其得以学习到丰富的文化知识。

平水庙

  今年5月份,泉州幼高专迎来一位专门从厦门赶来的老太太王迪文。她生于1932年,为学校捐出省吃俭用的30万元。王迪文回忆说,1949年,作为南下服务团成员,她从上海来到泉州,至今已有70年,1959年至1966年曾任泉州幼师(泉州幼高专前身)副校长。

  培英女校培养出许多优秀人才,包括此前介绍过的新中国第一批女跳伞运动员之一王人驹女士。

  这所有100多年历史的学校,对许许多多献身教坛的老师来说,都倾注深沉的情感。

  平水庙3号

  泉州邮电公寓:

  西人住宅有遗迹

平水庙

  在平水庙3号泉州邮电公寓大院内,有一栋三层的白色建筑,现在已是危房。虽然曾经粉刷,外廊红砖立柱仍可见近现代闽南西洋结合的建筑风格。大楼底层有半地下室,四周均有通风窗口,可以隔断潮气。陈笃恒先生回忆,幼年时曾和小伙伴们钻进去玩过。

  据黄方主任介绍,这栋楼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光绪二十二年(1895年),英国基督教长老会暨泉州惠世医院在平水庙南侧购地,建造英国长老会传教士的牧师楼,也叫西人住宅区,作为惠世医院英国医师及来泉传教办学的英国传教士的宿舍。西班牙天主教传教士任道远也曾住此处。

  民国时期,该住宅区系惠世医院的产业。除住宅楼外,还有一个网球场。抗战初期,为了避免日寇飞机轰炸,球场地面曾绘有巨幅英国国旗。根据陈泗东先生生前回忆,1939年春,晋江县长王笑峰曾借宿、办公及避难于邻近的陈仲瑾先生宅第书房。王县长认为有此西人住宅区(相当于租界)庇护,可保安全。

  1952年8月惠世医院被政府接办后,产权及用途几经变迁和调整,上世纪70年代划为晋江地区邮电局宿舍。

平水庙

室内还有当年壁炉造型。(陈笃恒/供图)

平水庙

  大楼后方二、三层与其它建筑的连廊系后来扩建的,原来弧形嵌砖的窗楣也被掩盖。

平水庙

  上世纪40年代,一群学生曾在这里合影留念。

  现场踏勘并比对民国时期的老照片后,黄方介绍说,该宿舍区原清末的建筑现已不存,目前看到的这栋建筑是上世纪40年代的楼房遗存。新中国成立后,该楼改扩建并加盖一层,但一楼及室内仍部分保留原来的建筑风貌,包括地下通风窗口、楼梯扶手及壁炉等等。

  平水庙7号

  井中井:

  井底另有大乾坤

平水庙

  在平水庙7号后院,有一口在泉州古城内少见的井中井。此前采访中在开元寺附近曾有听闻,只是已被填埋。据陈笃恒先生回忆,这口井以前有几个井口,井中有一个颇大的空间,在井底还掘有一个井口,这种构造方式,一是方便打水,可供远近居民同时在一口井中取水;二是在干旱时期,上面水井干涸,下面井中仍有水可用。

  陈泗东先生在文章中回忆,平水庙在近代比较偏僻,瓦砾遍地,其中还常见许多古代陶瓷碎片。居民掘地开墓,常有完整的唐宋瓷器出土。附近几口大古井都有4个井口,可推测古代此处是人烟稠密的居民点。

平水庙

  井水很深,井中隐约可见另有空间。

平水庙

??? 7号内的汤吉英女士是山东人,来泉州几十年,操一口流利的闽南语,她丈夫黄百宁是泉州老一辈著名摄影家,为泉州摄影界、档案界留下过许多珍贵的图片资料。汤吉英女士说,以前这口井是附近居民公用,来打水的人很多,如今仍可取水浇灌花草。

  拾遗

平水庙

  平水庙曾有一个供奉雷神的“雷公厅”,为清末民初泉州城内的乞丐聚居处。此处曾是明清两代军队营房,日子久了,泉州人就管这个地方为“乞食营”。乞丐有自己的组织和头家,每天上街讨饭,晚上回平水庙,于是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歇后语:“乞食回平水庙——返营(赢)”,因“营”与“赢”谐音,成了“转输为赢”的意思。

  有趣的是,泉州收藏者陈建福先生还收藏一本清末民初雷公厅乞食营收支账本(如图所示,陈建福/供图),其中记录乞丐卖龙眼、治疗眼疾、做普度的收支,十分详尽。

平水庙

  清末泉州文人杨介人著有一部奇书《畅所欲言》,我国著名史学家、民俗学家顾颉刚曾说:《畅所欲言》里的俗语及其涵盖的民俗的事象、反映的泉州市井文化,很可注意。书中有一句俗语:“进贤起宫,乞食打达”(杨茂盛/供图)。在古代铺境制中,雷公厅地处奉圣铺进贤境,这里说的是进贤境的宫庙起建,是由乞食者来完成的。而在泉州别的铺境,这类事情往往由德高望重的绅商来完成。这句俗语除了说明乞食者有组织能力,还有就地取材,不分高低贵贱把事情做好的意思。

平水庙

  平水庙22号,这里曾出过一位举人叶笃初,为举人陈仲瑾的邻居。据陈泗东先生的文章回忆,叶笃初早年就考中秀才,补廪生(科举考试中,成绩名列一等的秀才称为廪生,可获官府廪米补助)。后来陈仲瑾以童生赴考秀才,需要一个廪生来担保身家清白,就是叶笃初担保的。清代癸卯年(1903年),叶笃初中举,令人扼腕的是,没过几年就去世了。

平水庙

  平水庙17号住着一位曾文耀老人,生于1923年,今年97岁,曾任泉州百货公司下属店的主任。他对一件往事记忆犹新,上世纪90年代初,有一个日本商人,在几个台湾人陪伴下寻访至此。这个日本人从家族史中得知自己的先辈曾在中国东南一处教堂传教,后来寻访很久,终于打听到就在泉州平水庙,于是来曾文耀老人家探访。老人确认有此事,但教堂已拆,无迹可寻,日本人只得空手而回。

平水庙

  日本商人临走前表达谢意,还给曾文耀老人留下一张名片。

平水庙

  17号门前“龙山红树”石匾是曾文耀老人于1982年所立。“龙山红树”取自唐末诗人章碣七律《癸卯岁毗陵登高会中贻同志》,诗中有“凤笙龙笛数巡酒,红树碧山无限诗”一联,充满诗情画意。

平水庙

  在平水庙三岔路口,有一栋颇有年代感的建筑,这是当年泉州卷烟厂大楼。1956年,泉州市内三个烟丝联产处集中,成立泉州烟丝厂,1985年改名为泉州雪茄烟厂,1992年改名为泉州卷烟厂。如今泉州卷烟厂已不复存在。

平水庙

  刺桐、桑莲、双塔、古城,这些品牌的卷烟是许多泉州人早年的记忆之一。

平水庙

  在平水庙,还可以看到“长城寻呼机”的字样。上世纪90年代,在手机兴起前,这里生产的长城寻呼机是社会上时髦的电子产品。

  时光永在流逝,沉淀下来的,是那些影响至今的传奇故事和风云人物。这条僻静的小巷留下丰富的人文典故,在漫长的时光中,时读时新。

平水庙

  注: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得到开元社区、蔡永怀、杨茂盛、黄方、陈笃恒、李芬、陈金通、吴绵、王惠玑、王迪文、曾文耀、曾建民、许丽璇、曾华丽等诸位先生、女士及老宅后人大力协助,在此一并致谢!

  预告:下期《巷遇》将暂缓推出,随后将走进执节巷、文胜巷,不一样的老巷,不一样的精彩,敬请期待!

  图文记者 王了

  视频拍摄 苏维斯

  实习生 饶弯

  往期回顾

花巷

后城

横街 道才巷

八舍后尾

万寿路

青龙巷

聚宝街

孝感巷

台魁巷

象峰巷

古榕巷

三朝巷

旧馆驿

井亭巷

帽巷螺珠巷

奎章巷

通政巷

奎霞巷

承天巷

新府口

玉犀巷

镇抚巷

裴巷

甲第巷

马坂巷

金鱼巷

通源巷

马鞍山

十八弯巷

伍湖巷

?

责任编辑: